千炮捕鱼达人街机|528千炮捕鱼棋牌游戏

第522章 花燈(1)

作者:西子情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陸少的暖婚新妻一號紅人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atcug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藍澈點點頭,起身站了起來,狠狠的瞪了一眼小狐貍:“反正不可能是那個混蛋!別說他如今不來,就是來也沒他的份。只要不是他,本太子誰都喜歡!”

    說完,對著鳳紅鸞道:“我明日晚上來接姐姐去看花燈。”話落,抬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藍子逸一笑,也出了房門。

    直到二人身影走遠,小狐貍回頭可憐兮兮的看著鳳紅鸞,鳳紅鸞不理它,熄了燈,轉身走到床榻上躺下。小狐貍一雙眼睛烏溜溜的看著鳳紅鸞,半響,頹廢的趴在了軟榻上。朦朧的月光下,它趴著的樣子似是極為可憐。

    第二日,正月十五。

    昨日睡的晚,但是鳳紅鸞卻是老早的就醒來了,只是如往日一般,窩在被子中不起來。

    天色漸亮的時候,便聽到喜鵲在枝頭嘰嘰喳喳的叫喚,梅姨正給火爐里夾炭火,笑著對鳳紅鸞道:“今日怕是有喜事兒。這一冬天也沒聽到喜鵲叫喚呢!”

    鳳紅鸞一笑:“是啊!我的好事兒近了嘛!”

    梅姨手一頓,抬頭看鳳紅鸞,見鳳紅鸞神色平靜,她憋了好幾天不敢言語的話,張了張口,還是忍不住問道:“公主,如今云少主還沒有來,若是……若是云少主一直不來,那公主便真的在報名這些人中招一個駙馬么?”

    鳳紅鸞一笑,不搖頭也不點頭,只是答非所問的道:“似乎有幾名隱世的世家公主不錯。可以考慮的。”

    梅姨臉色一白:“可是公主不愛……”

    “愛又不能當飯吃?誰說無愛就不能大婚了?”鳳紅鸞挑了挑眉梢。

    梅姨一怔,剛要再說什么,本來趴著呼呼大睡的火靈狐忽然一個高蹦了起來竄了出去。轉眼間便沖出了門口沒了影了。

    梅姨立即起身,追了出去。到了院外,哪里還有火靈狐的影子,她轉身走了回來:“公主,小狐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理它。”鳳紅鸞搖搖頭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對著梅姨擺擺手:“天色還早,我再睡會兒。”

    梅姨不再言語,退了下去。云少主和公主的心思都深,她即便是在身邊侍候了公主這么些日子也不明白公主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這半日就在鳳紅鸞的睡熟中度過。

    鳳紅鸞睡的很沉似乎,梅姨來看了幾次,她都依然在睡,也不敢吵醒。午時的時候,鳳紅鸞終于醒了,氣色似乎很好。吃過飯,便窩在軟榻上翻那些藍澈留在這里的名冊。

    每個名冊下都有專人批注,一個人的生平,愛好,樣貌,事跡,才華,家世,甚至是家中何人,上有高堂,下有弟妹,甚至是血緣旁系之親,都一一列舉。

    更甚至家中無小妾,生平不逛青樓這等事情也有的羅列其中。

    鳳紅鸞看的有趣,便接連的翻著。

    下午時分,玉子墨來了,也坐在一旁有意思的和鳳紅鸞一起翻看了起來。

    房間靜寂,只聽到兩個人翻紙張輕輕的響聲。有的有趣的地方,鳳紅鸞念給玉子墨聽,玉子墨莞爾一笑。

    天色漸晚的時候,有腳步聲走進院子,熟悉的腳步聲正是藍子逸。

    一進來,藍子逸便看到鳳紅鸞和玉子墨都在翻看報名的名冊,他一笑,對著二人道:“公主和墨師兄可是去看花燈。今年的花燈會較之往年可是熱鬧的。”

    鳳紅鸞放下手中的冊子,起身站了起來:“自然去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玉子墨也放下冊子起身。

    不多言語,三人出了院門。

    公主府各處早已經燃上宮燈,整個公主府照的燈火通明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門口,正碰到風風火火趕來的藍澈。

    藍澈一來到就抓住鳳紅鸞的手:“姐姐,今年的花燈會可漂亮了,而且顧家的花燈今年也出了。只一對,是鴛鴦燈,但是要奪得彩頭才能拿到的。走,我們這就去看看那對鴛鴦燈。”

    鳳紅鸞一笑,任藍澈拉住手,顧家她知道,是天下出產燈飾的第一家。手藝獨特,一直都供應各國皇室的宮燈,不過據說幾十年前因為一盞鴛鴦燈遭逢了大變,后來再不出山。倒也是一個有故事水深的家族。

    公主府位置很好,轉過一條路就是主街。所以,自然不用馬車。

    四人一行很快的就掩入了人流中。

    來到主街,入眼處便是各色花燈,將整個藍雪京都城點綴的五彩斑斕。除了各色千種百樣的花燈外,自然也有商家借此盈利。一應能賣的東西應有盡有。

    比花燈更多的,還是人。人山人海,難以形容。

    四人一路走走看看,說走,不如說是被人流擠著向前。藍澈充分的展示當弟弟的責任,將鳳紅鸞護著不被人流擠到她。

    但是四人無論是衣著還是氣質,從內到外都顯著貴氣非凡。大多數人流都會自發的躲避讓路。

    走到一個賣泥人的攤子前,鳳紅鸞腳步頓了一下,想起上次在西涼的百花節,她和云錦捏泥人的情形,后來那兩個泥人包括藍澈捏那些都被云錦給收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要是喜歡,就再多捏些!”藍澈也看到了捏泥人的攤子。

    鳳紅鸞搖搖頭,藍澈又道:“既然不要就快些,晚了那鴛鴦燈該被人搶走了!”

    鳳紅鸞點點頭,抬步繼續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越往主街中央,人流越是密集。人聲鼎沸,來往人流談話似乎都在說著鴛鴦燈太高,實在難求。不過又說了那鴛鴦燈實在太漂亮的話,不愧是顧家出品。

    藍澈心急,嫌鳳紅鸞腳步太慢,拉著她往前走。

    藍子逸和玉子墨笑了笑,抬步緊跟著二人身后。

    走了片刻,終于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個搭建的臨時高臺。高臺上各種各樣的燈盞。高臺中間,有兩個魁梧的大漢舉著有好幾十根竹竿捆綁在一起的竹竿。竹竿支起足足有二十層樓那么高的方位,上面掛著兩盞小燈。

    因為離的太高,只能看到上面夜空中有兩頂微紅的亮光,根本就看不到宮燈的式樣。

    鳳紅鸞想起剛來來這一路人流說宮燈如何如何漂亮不由好笑。

    停住腳步,藍澈看著那高掛的燈盞頓時皺眉:“這么高,顧家搞什么名堂!”

    “那里有寫著。誰能打下花燈,且不損壞,花燈就是誰的。若有損壞,陪黃金二十萬兩。”藍子逸目光定在高臺上一個大漢舉著的牌子上,讀罷笑道:“顧家好大的手筆!”

    鳳紅鸞目光也看了過去,不由一笑:“倒是有些意思!”

    “的確有些意思!”玉子墨也笑道。

    “爺打不下來。”藍澈看著那個牌子上的大字,心下微惱:“顧家搞這個做什么!”頓了頓問鳳紅鸞:“姐姐,你打的下來么?”

    鳳紅鸞目光落在看臺上掛著的兩柄大弓上。大弓很大,一個人懷抱怕是都不夠。有些人怕是拉弓都困難。更有甚者,怕是拿弓起來都困難。這需要的射箭的功力,還有臂力,還有準度,眼力。

    見鳳紅鸞不語,藍澈轉頭問玉子墨和藍子逸:“你們兩個可能打的下來?”

    “可以一試,若是不損壞,有些難度!”藍子逸道。

    玉子墨也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就試試!打下來給我姐姐。”藍澈頓時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鳳紅鸞回頭笑看著藍澈:“你確定要試么?若是損壞,而是萬兩黃金呢!這可不是小數目!”

    更何況為了一盞燈,不值!

    藍澈頓時蹙眉,點點頭,認可的道:“一盞燈雖好,但也不值二十萬兩!”

    藍澈的聲音很大,四周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。當然看臺上的人也是聽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,即從簾子后走出一個小丫鬟,看向鳳紅鸞幾人現出驚艷神色,藍澈嫌惡,剛要拉著鳳紅鸞離開,只聽那小丫鬟大聲道:“這可不止是一盞燈。而這燈盞里秘術了我顧家制燈的秘方。還有一本絕跡失傳的醫書和一株千年血參。哪里是區區二十萬金就能買的?”

    話落,她大聲道:“若不是我家公子命不久矣。恐顧家花燈秘方失傳。是決計不會如此拿出來的。而且今日所得金銀,會全數救濟受難百姓。顧家不會落入私囊分文。”

    話落,那個小丫鬟轉身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藍澈本來要走,頓時停住腳步。

    鳳紅鸞一笑:“如此說來,可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顧家的制燈秘方,就值十萬黃金的。再加上一株千年血參,那么就是二十萬金了。更何況還有一本絕跡的醫書。總之,不是二十萬金可比的。

    藍子逸和玉子墨同時點點頭:“這樣是值得了!”

    藍子逸又道:“尤其是千年血參,對公主身上的寒毒可是大有益處。”

    玉子墨點點頭,對著鳳紅鸞道:“不錯!雖然不能解除你身上的寒毒,但是也能控制或消弱。”頓了頓,他又道:“千年血靈芝,千年血人參,千年雪蓮。若是三種都集齊的話,那么即便不解了你身上的寒毒,也會去個七七八八。至少,不會令你再太過煎熬!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千炮捕鱼达人街机 360老时时彩票网 蛇怎么赚钱 合肖是什么意思 美国股票涨跌颜色 360彩票山东老11选5走势图 倍投计划计算器 娱乐平台公告 湖北体彩十一开奖结果 期货很难赚钱 黑龙江36选7,20180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