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炮捕鱼达人街机|528千炮捕鱼棋牌游戏

第460章 口才如此了得(3)

作者:西子情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陸少的暖婚新妻一號紅人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atcug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鳳紅鸞不置可否。云錦每次都出乎意料。要破解此局。只有推翻那個欽天監的言論,若是要推翻智緣大師的高足,自然是非智緣大師莫屬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高僧。自然是受世人敬仰膜拜的。

    智緣一出現,所有人都文成的跪地。給他錯來了一條路。

    智緣大師緩步走了過來。面色上剛才那一絲苦笑早消失殆盡。遠遠走來,道袍隨風飄去,倒是真有一股道骨仙風的感覺。

    玉痕看著智緣大師走近,一直并未言語。

    智緣大師走到玉痕近前,對著微微一躬身:“玉太子別來無恙!”

    “勞大師掛念,甚好!”玉痕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云少主,紅鸞公主,鄱陽王府世子別來無恙!”玉痕又對著船上一直安坐的三人微微一禮。

    鳳紅鸞和藍子逸還未曾言語,云錦當先開口:“本少主可不好。大師的高足弄出來亂七八糟的言論污蔑本少主,本少主如何能好?大師這也看到了,您若不來,本少主可就要被玉太子請回西涼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云錦特意的加重一個請字。

    “云少主的暈船癥狀似乎好了。”智緣大師一笑,讓過云錦的話道。

    云錦對著天空翻了個白眼,沒好氣的道:“大師的眼力不錯!不過此時大師該給本少主和紅鸞一個清白才是。本少主可不想再這里背負著不顧天下大義的名聲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對智緣大師沒好氣,是因為若不是他要挾他,這老頭子根本不想出山。縱徒為害不但不管制,居然還坐起來袖手旁觀?他如何能讓?

    智緣大師心中苦笑,看著云錦沒好氣的臉,只能道:“智緣確是為此事而來。云少主稍安勿躁!智緣既然來了自然會給云少主一個交待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請吧!”云錦身子往椅子上一靠。等著。

    “吾夜觀觀天象,白芒星和蒼茫星因為百花盛宴應劫。光芒太盛,承應天運,盛華太過,致使天成異變。故天下大亂。”智緣回頭看了玉痕一眼,渾厚的聲音開口,所有人入耳皆可聞:“所以,欽天監所言并無錯。洗禮盛華,齋戒文成。”

    智緣大師話落,所有人都面色惶然的看向云錦和鳳紅鸞。

    云錦皺眉,老和尚說的什么玩意兒。他為何看不出來?

    剛要開口。鳳紅鸞輕輕撓了一下他手心,云錦扁扁嘴住了口,他到等著這老和尚能如何給他這個徒弟圓謊。“但兩日前,本僧夜觀天象,風云幻動,白芒星和蒼茫星剎然而隱。光華過去,天成七彩霞云,寓意天下太平。故此,無須再行齋戒。”智緣又道。

    智緣大師話落,百姓們臉上惶然的神色明顯一松現出喜色。他們所求無非就是天下太平才能有衣穿有飯吃。

    云錦向天翻了個白眼,這老道……

    鳳紅鸞瞥了云錦一眼,想來身邊這人指不定用了什么要挾智緣大師了。否則以著智緣大師的剛正,無論如何也不會出來說這一番言論來欺騙世人的。

    高僧更是注重一身修為潔身。

    “我對他說,如果他不出來作證,我就將他年輕時候的風流韻事昭告天下。”云錦忽然貼近鳳紅鸞的耳邊輕聲道。

    智緣大師也有風流韻事?鳳紅鸞挑眉。

    “沒有可以編啊,造謠誰不會?那他天下第一高僧的智者生涯可就重重的涂上了一筆污點。”云錦頓時得意的道:“不過還真是有一個女人的,曾經就因為他,這老和尚才落發出家。”

    鳳紅鸞嘴角動了動,這人……

    “想不想知道那女人是誰?”云錦忽然神秘的道。

    鳳紅鸞搖頭,她才不想打探人家風流韻事。和尚也是人,更何況沒出家的和尚,不過智緣大師能為那女子出家,可謂是深情了。天下第一高僧,想當年應該也是才華冠蓋的一位公子吧!

    “是你外婆!”云錦突然吐出幾個字。

    鳳紅鸞一個坐不穩險些從凳子上摔下去。小臉一臉黑線的看著云錦,斥道:“別瞎說!”她外婆是誰她還真不知道!

    “若是不信你此時可以過去問問。”云錦輕聲道。真誠無比:“我何時騙過鸞兒?”

    他是的確沒有騙過她,難道還真是?不過想想是也沒什么的。她娘又不是石頭縫蹦出來的,能養出她娘那樣的女子,那么她外婆被人追逐為她出家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她可沒興趣再聽。見云錦還要再說,立即伸手捂住他的嘴:“行了,我們先離開這里。”

    云錦似乎對這種八卦是很敢興趣的,意猶未盡的眨眨眼睛:“我還沒說夠!你真不聽,很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沒說夠留著以后慢慢說。”鳳紅鸞沒想到一個男人居然也如此八卦。不過他知道的到不少。將人家幾十年的老底都挖出來了。真懷疑這人還有什么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云錦扁扁嘴,拿開玉痕捂著他嘴的手,便真不說了。

    鳳紅鸞看向智緣,覺得智緣大師面色古怪,想來是聽到云錦的話了。畢竟云錦聲音雖輕,有心人內功高的還是可以聽得到的。

    忽然心思一動,偏頭看云錦無謂的臉色,也許他就是想要人聽到。

    如水的眸子瞟過玉痕溫潤淡淡的臉色,恍然明白了,身邊這人是借此保護智緣大師。也就是告訴了玉痕,智緣是受他要挾的。要算賬,找也是找他。

    嘴角扯出一抹淺笑,看著云錦,這人……

    “老衲此番前來就為此事。言盡于此。玉太子、云少主、紅鸞公主,藍世子后會有期!”智緣大師心里一嘆,盡管修行數十載,他心底的東西就如埋入五臟六腑,挖除不去。對著幾人微微一欠身,抬步離去。

    “大師好走!”玉痕淡淡溫潤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和鸞兒大婚之日會給大師下請帖的。還請大師賞臉來喝一杯,茶!”云錦看著智緣的背影笑的欠扁。頓了頓吐出一個茶字。

    和尚是戒酒肉的。

    智緣大師腳步一頓,回頭對著云錦笑道:“老衲若收到請柬,一定不辭路遠也要喝一杯茶的。”

    話落,智緣大師衣袂當風徐徐遠去。

    云錦轉眸看玉痕,笑的開心:“玉太子,本少主可以離開了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無事,云少主當然可以離開。”玉痕淡淡開口,一揮手,對著身后吩咐道:“都撤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葉楓城總兵立即一揮手,翻身上馬,帶著十萬兵士踏踏的馬蹄聲走遠。

    肅殺之氣褪去,玉痕對著圍觀的百姓們溫和道:“都散了吧!”

    圍觀的百姓們都連忙散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,這一處岸邊剛才十數萬人山人海轉眼間便去之一空。

    “鸞兒,我們也走吧!”云錦站起身,伸手拉上鳳紅鸞,抬步下了船。

    藍子逸也緩步下了船。

    風影和一眾云隱暗衛以及藍子逸的護衛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“最好后會無期,本少主可不想再看到你。”云錦走到玉痕身邊,扔下一句話,直接拉著鳳紅鸞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怕是不能如云少主所愿。”玉痕清涼的開口,不看云錦,對著鳳紅鸞輕聲道:“紅鸞,這一局棋……我不是不放手,是已經放不下,你……莫要怪我!”

    鳳紅鸞腳步一頓,輕嘆了一聲,不言語,隨著云錦腳步離開。

    之與玉痕,她會記得初見醉傾齋那未見其人卻感覺出的雍容氣息。會記得青山寺三日的棋局,也會記得她寒毒發作他的相救,自然也會記得當他說攜手下一局棋那一刻的光華無人能及……

    所以,之于玉痕,她恨不起來。

    云錦握著鳳紅鸞的手忽然緊了緊,冷冷的道:“放不下本少主會讓你放下!鸞兒不會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拭目以待,看云少主如何讓我放下。世間之事,總是說不準的。”玉痕淡淡開口。

    云錦冷哼一聲,似乎再也不想看到玉痕,伸手一攬鳳紅鸞的纖腰,身形飛起,瞬間便飄出了數丈,轉眼間隱沒了身形。

    玉痕看著鳳紅鸞和云錦身影消失,墨玉的眸子一片清涼。藍子逸此時走到玉痕身邊,停住腳步,看著玉痕,溫雅如畫:“玉太子,何必如此執著?”

    聞言,玉痕淡淡挑眉:“鄱陽王府世子一直隱匿天山之外,如今為何涉足這十丈軟紅?”

    “食君之祿,分君之憂。”藍子逸清淡開口。

    “有的人,也許這一生不見,更好!”玉痕道。

    藍子逸心思微微一動,不置可否。那樣的人,的確也許一生不見更好。見了她,天下哪個女子還能入眼?

    可是他還是受不住誘惑出了天山。只想看看被云錦、玉痕爭奪的女子。如今誠然如玉痕所言,不如這一世都不見。

    藍子逸忽然一笑:“但是子逸是可以管得住自己的心的。”

    話落,不等玉痕開口,飛身而起,向著云錦和鳳紅鸞離開的方向追了去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千炮捕鱼达人街机 篮球即时赔率比分网 pk10冠军预测软件 欢乐斗地主下载游戏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今天河北快三推荐豹子 澳洲幸运10开奖历史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吗 福彩刮刮乐编码看中奖 湖北11选5 吉林快3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