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炮捕鱼达人街机|528千炮捕鱼棋牌游戏

第44章 換的代價

作者:西子情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陸少的暖婚新妻一號紅人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atcug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青藍和青葉立即會意,三人退出了門口,這次誰也不敢分心,守在外面。

    房間再次靜了下來。云錦俊美的臉上被寒氣籠罩,眉眼間霜色盡染。薄唇緊緊抿著,青絲玉帶都帶著絲絲寒意。將周身三尺染上了森寒。

    鳳紅鸞不回頭,自始至終的靜然站立,看著窗外,包括剛才霧影被摔出去和離開也看了個清清楚楚。后背有絲絲寒意透過衣衫,她面色淡漠清涼。

    古書上記載,云族靈力不能輕易妄用,萬物相生相克。有利有弊。那種上古禁術,自然大多都是屬于違反天擇生存。一透支,便是一耗損。

    所以如今云錦救巧兒一命,自然會動用靈力。那便是透支。透支的部分自然要在他的身上找回來。所以,沒有損害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她也不會收回請求。既然是交換條件,她就不必管他是否受損或其它。更不必對他感恩戴德。因為早晚要還的。他讓她還的代價,一定不比他救巧兒的代價小。

    “你過來給她拔劍,拔完劍閉上眼睛立即出去!”半響,云錦聲音恢復一如既往的清潤,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“好!”鳳紅鸞立即應聲。

    須臾,她回身,看也不看云錦一眼,走到床前,手指在巧兒后背點了幾處穴道,指尖捏住露在外的劍尖,微微用力,一拔,斷劍瞬間撤出。

    鳳紅鸞看也不看巧兒一眼,拿著手中的斷劍快步走出了門。

    剛出門口,便聽到身后一陣清寒透骨的風刮過。頓時房間內窗子無聲關上,窗簾垂落。還沒來的及關的門無聲關上。

    鳳紅鸞腳步頓了一下,依然沒回頭,抬步繼續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外面的杜海、青藍、青葉一見鳳紅鸞出來,立即躬身,三雙眸子皆是擔憂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這里沒什么事兒了!你去忙吧!有事兒我再叫她們去叫你。”鳳紅鸞看了一眼杜海。

    “老奴沒什么事兒,可以在這里照應小姐。”杜海搖搖頭。

    “丞相府出了這些事兒,你以為丞相大人沒有得到消息么?最多明日晚上,老頭子就會趕回來。你去準備準備。”鳳紅鸞看著杜海,微微凝眉:“該準備什么,想必不用我說你也明白。”

    杜海一怔,老臉微微一白,心神一醒,立即躬身:“是!老奴明白,這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鳳紅鸞點點頭,擺擺手。杜海立即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杜海的身影消失在清心閣的門口,鳳紅鸞抬頭看了一眼天色,日色已經夕移。

    收回視線,看著清心閣。滿院的蘭花,中間一棵桂樹。

    蘭花和桂樹爭相開放。蘭香和桂子清香彌散在小院。夕陽的余暉傾灑,花色映著斜陽,如真似幻,美不勝收。

    鳳紅鸞看著那顆桂樹,目光從桂樹的頂端一寸寸往下看,最后定在樹下方寸土地上,似乎看見了小小的鳳紅鸞埋方盒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一日正是她娘死去的日子,小小的鳳紅鸞不敢用鐵鍬鏟地怕驚動別人,而是用手生生的刨了十尺深,整整刨了一夜,才將那方盒埋下。在方盒的上方,種了一株桂樹子。

    如今十多年過去,這顆桂樹長的很好,花開葉滿。那盒子如今怕是已經被樹根死死的盤住,融為了這顆桂樹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當時她娘只是告訴鳳紅鸞大婚之后再打開方盒。并沒有告訴她里面留給她的是什么。如今她從杜海口中得知了。原來是為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結合杜海所說。她娘和君紫璃的娘陳貴妃定是達成了什么協議。才將她許配給了君紫璃。也許就是為了拿回千年血靈芝給那個人。可見那個人真的在她娘的心里很重要。

    可是世事難料。她娘一定沒有想到君紫璃未嫁先休,如今是她迫使君紫璃拿回了錦盒……

    看著那樹根底部。盤根錯節,有很粗的樹根露出地面。如果拿方盒的話,這顆桂樹怕是就得摧毀。

    如此風華正茂,摧毀豈不可惜?

    鳳紅鸞嘴角扯出一抹清涼的笑。她現在沒有心情去給誰送什么東西。這顆桂樹她看著很養眼。還是好好長著的好。

    一聲輕微的響動,房間的門應聲而開。

    聽到身后的動靜,鳳紅鸞猛的回頭,只見云錦從門內緩步走了出來。白色華貴錦袍,青絲玉帶,美如冠玉,翩翩卓然。云錦還是一如既往,沒有半絲變化。

    鳳紅鸞清涼的眸光從云錦身上掃過,從上到下,須臾,她緩緩開口,聲音亦是一如既往的清淡清涼:“如何?”

    云錦走出門,瞇著眼睛向著西邊的天空看了一眼,然后轉眸,才看向鳳紅鸞,只見她站在桂樹下,樹枝葉斑駁的暗影投在她的身上,迎合著夕陽的余暉,更是清艷風華。

    微微心神一晃,云錦點點頭,聲音一如既往低潤綿軟:“不負所望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鳳紅鸞立即點頭,面無表情的道:“青藍、青葉送客!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!”青藍、青葉怔了一下,立即應聲,躬身上前,做了個請的手勢:“云公子請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鸞兒……你果然狠心……”云錦輕笑,胸腹微微震動,深深的看了一眼鳳紅鸞,須臾開口:“也罷!”

    說完一句,緩步離開。

    青藍和青葉立即跟在身后送客。

    走到清心閣門口,云錦不回頭,輕輕的聲音飄了回來:“明日便是三日之約。鸞兒,鳳凰樓,你要請我的,別忘了!”

    鳳紅鸞不答話。云錦白色的錦袍消失了視線。

    出了鳳府大門,云錦對著二人一揮衣袖,笑道:“雖然很想讓兩位姐姐送我一程,不過我怕鸞兒見你們久不回去而生我的氣。你們回吧!”

    “是,云公子!”青藍、青葉小臉頓時一白。不敢看云錦,立即轉身快步回了府。

    二人視線消失,云錦如玉的臉上笑容頓時一收,回頭剛走了一步,猛的伸手捂住心口,一口鮮血噴了出來。身子一軟,就向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驚呼一聲,霧影瞬間出現,接住了要倒地的云錦。

    云錦美如冠玉的容顏一瞬間呈現不正常的瑩白之色。如水晶一般,幾近透明。他抬頭看了霧影一眼,扯動嘴角,聲音微弱:“走!”

    吐出一個字,頭一偏,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云錦白色的錦袍一角消失在清心閣的門口。鳳紅鸞清涼的眸底閃過一抹清幽。

    須臾,她轉身,抬步向屋內走去。進了屋,房間內沒有絲毫變化,巧兒依然躺在床上,只不過如今這次是面色朝上。

    移步走到床前,伸出手去探巧兒的鼻息。巧兒呼吸平穩,似乎睡著了。與常人無異。伸手將巧兒身子翻轉過來,只見巧兒后背的傷口居然已經愈合。

    鳳眸微微瞇起,鳳紅鸞看著巧兒,果然是世間之事無奇不有。云族比她想象的還令人驚異。

    但是人力畢竟是人力,看巧兒如此情形,想要醒來怕是也要等些時候了。不過至少她能確定,云錦的確是救回了巧兒一命。

    聽到青藍、青葉的腳步聲進了小院,鳳紅鸞抬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云公子不用我二人相送,離開了!”青藍、青葉見鳳紅鸞出來,立即躬身,小臉依然有些發白。

    鳳紅鸞看了二人一眼,點點頭:“青藍進去給巧兒收拾一下,青葉去知會杜總管,就說我從今以后住這個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二人立即一個進屋,一個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鳳紅鸞走到桂樹下的躺椅上躺下,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青葉便回來,走到近前,乖巧站立,輕聲道:“主子!杜總管說了,這里本來就是夫人的住所,主子住自然無可厚非,只不過從夫人逝去后,相爺將這里給封鎖了,從來不讓任何住。主子如今能應付相爺,要住便無不可。”

    鳳紅鸞閉著眼睛不睜開:“嗯!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相府門口停有好幾輛車,是望月樓的十二金牌。說是云公子送給小姐的人。”青葉看著鳳紅鸞又道:“后面兩大車裝了百壇梨花雪。”

    “嗯!讓杜總管給她們安排住處!”鳳紅鸞點點頭:“梨花雪搬到這里的地窖存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青葉點點頭,又輕聲道:“杜總管請示小姐,說祠堂關著那些小姐們因為巧兒沒能去送飯,如今已經一日沒進食了……不知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日不吃飯餓不死。”鳳紅鸞打斷青葉的話,冷聲道:“著人看著,不準死了。記得后天關進去的時候放她們出來就行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青葉心底微微一顫,立即躬身。

    鳳紅鸞擺擺手。青葉轉身。剛走了兩步,鳳紅鸞忽然想起什么,立即叫住她,閉著眼睛睜開,閃過一絲清冷的光芒:“你去查查,如今這東璃京城可是多出了什么人?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千炮捕鱼达人街机 海南七星彩808论坛 排球女将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 捕鱼王在哪下载 2018二肖中特顶尖一吗 上市股票指数 北京赛车pk10微信信誉群 今晚六合彩开奖特码 四川时时彩走试图 河北20选5